论文指导

浅谈专业知识储备在翻译实践中的重要性

  摘要:一直以来,很多语言专业的学生把很大的功夫花在夯实自己的听、说、读、写等基本的语言能力上,诚然,要想在今后的人生路上演绎好“翻译”这个角色,这些基本功一定要扎实,因为这些基本功是从事一切和语言翻译有关的工作的最坚实和最必不可少的基石。然而,也许就是由于对这些方面的过度强调,导致很多语言专业的学生只见点不见面,忽略了专业背景知识的储备在翻译实践中的重要作用,因此便出现了优秀的语言专业技能却无法顺利过渡成准确对等的翻译表达的情况。所以,本文将主要以金融专业领域的英语翻译为例,旨在通过对当代英语专业学生在翻译实践过程中因缺乏相关领域专业背景知识而影响翻译表达的准确性、对等性这一现象的分析,并结合作者自身作为一名主修英语,副修国际金融的学生的真实体会,详细说明专业知识储备在翻译实践中的重要性,并提出相关建议。

  关键词:专业背景知识,储备 ,重要性, 金融 ,英语, 翻译(实践)

  Abstract: Since ever, many language students put a lot of time spent on his listening, speaking, reading, writing those basic language skills. Indeed, wanting to be a good role of translator, these basic skills must be solid, because these are most solid and the most essential foundation for all the future work that relating language translating. However, the excessive stress of the basic skills leads that many students ignore the the role of professional background knowledge in the translation practice, so he grasps excellent language professional skills but not a smooth transition into accurate equivalence translation expressed. So, making the English translation of financial field as an example, this paper will analyzes the common phenomenon that the English majors can not translate accurately for lacking of the professional background knowledge, and combining with the author's own as a major in English and minor in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detailedly elaborates the importance of professional knowledge reservior in translation practice, and then puts forward relevant suggestions.

  Key words: professional background knowledge; reservior; importance; finance; English; translation (practice)

  中图分类号 :G623.3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正文:

  翻译是把已说出或写出的话的意思用另一种语言表达出来的活动。作为伴随社会发展的一种语言活动,翻译实践有着悠久的历史。在东方,我国唐代高僧玄奘对佛经的翻译不仅把佛教教义传来中国,而且给我国的文化思想带来重大影响。在西方,有人甚至认为,欧洲文明源于翻译,上至罗马帝国,下至今天的欧洲共同市场,都要靠翻译来进行国际贸易。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以及在经贸文化方面和世界的密切往来,社会对翻译的需求和要求也在不断增长。因此,为了能更好地充当人与人之间交流纽带的角色,作为一线的语言专业学习者,不仅要夯实自己的专业语言技能,更要全面提高自己的综合能力,而这其中,积极扩展自身的知识面,储备相关的专业背景知识是必不可少的一环。

  一、“饱满框架”

  在我学习英语的过程中,可以说一直非常重视对听、说、读、写这些基本技能的训练和提高,因为这些技能是最后能够达到优秀翻译输出的基石,因此,作为一个语言学习者努力提高自己的这些技能绝对是无可厚非的。于是,你可以看到很多英语学习者有凭一口流利口语而出彩的,也有凭一手流畅优美的笔头功夫而脱颖而出的。但是,当让一些语言专业技能很扎实的学生来做翻译的时候,他们并不能把自己优秀的语言技能发挥得淋漓尽致,自己也感觉翻译起来并不十分得心应手。这是为什么呢?我认为,知识面的狭窄,也就是专业背景知识储备的不足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语言专业的学生通常都把大部分的时间花在对语言技能的训练上,相比于经管和社科专业的学生,语言专业的学生知识面是很窄的,但是当今社会的翻译必定是与某一具体实业相联系的,即使拥有优秀的语言技能,那只能为你的翻译搭建一个结实的“框架”,而为翻译注入“鲜活血肉”使其饱满的应该是译者对此领域专业背景知识的储备,也就是说,必要的专业背景知识的储备能为你展现优秀的语言技能提供一个良好有效的平台,使自身的输入与输出达到一个良好的对接。所以,纵使一个有金融背景知识的相关者英语口语并不标准,笔头功夫也很有限,但他对金融活动翻译表达的准确性和对等性很有可能是最好的。然而,现在很多语言专业的学习者仍然视培养自己优秀的基本语言技能为百试不爽的最终目标,并没有意识到相关领域专业背景知识储备的重要性。因此,在完善自身基本语言技能的前提下,要想做到更准确对等的翻译输出,储备相关领域的专业背景知识非常重要。

  二、从“信达雅”看专业背景知识重要性

  在此,我将以金融专业领域的英语翻译为例,从翻译理论的角度来阐释专业背景知识在翻译过程中的重要性。之所以选择金融领域,是因为不同于文学等领域,其属应用和实践性较强的领域,而在当今社会中,对这种应用及实践性较强实业的翻译需求是很大的。

  在中国的翻译界,由清末新兴资产阶级启蒙思想家严复在其《天演论》中提出的“信达雅”的翻译原则对中国翻译事业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他在《天演论》中的“译例言”讲到:“译事三难:信、达、雅。求其信已大难矣,顾信矣不达,虽译犹不译也,则达尚焉。”“信”指意义不悖离原文,即译文要准确对等,不歪曲,不遗漏,也不随意增减意思;“达”指不拘泥于原文形式,译文通顺明白;“雅”则指译文时选用的词语要得体,追求文章本身的简明优雅。季羡林老先生在其《谈翻译》中讲到“我个人觉得,三个字中,以第一个‘信’字为基础,为根本。这个字做不到,就根本谈不到翻译。我探讨翻译问题,评论翻译作品,首先就是看它信不信,也就是,看它是否忠于原文。如果这一点做不到,那就不叫翻译,什么‘达’,什么‘雅’,就如无根之木,无本之草,无所附丽。”而我个人也认为,在现今诸如金融这种实业的领域中,在翻译过程中对“信”的要求可以说是最重要的,也是成“达”成“雅”的必要条件,同样也是大部分专业技能优秀的语言学习者在翻译过程中遇到的最大的瓶颈。因为不同于对文学作品的翻译,金融等应用和实践性较强的实业领域对翻译的要求更多的是专业、准确,通俗来讲,就是译者嘴里说出来的要符合这个领域里最地道专业的表达,而不是在到底是“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还是“鸟宿池边树,僧推月下门”间斟酌徘徊,也不是过多讲求翻译情感、语言、文化的三位一体。其实,这样看来,对金融这类实业领域的翻译相对要单纯一些,因为很多情况下,译者做的都是“单选题”,而不是像“推敲”之类模棱两可的双选或多选题,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在金融领域里,当我们谈到“供给”这个概念,专业的表达是supply而不是provision或是其它;当我们谈到“需求”这个概念,专业的表达是demand而不是need或是其它。但这种准确性就一定要基于译者具有金融领域的专业背景知识,而目前很多优秀的语言学习者正是由于缺少对这些专业背景知识的储备,使得在实战的翻译过程中翻译的乱七八糟。试想,在听完比如流动比率、速动比率、现金比率、资产负债率、债务股本比率等等之后,中文可能都不怎么明白,又怎么能把听到的内容准确对等地翻译成其它语言呢,更不用说要在明白这些指标的前提下作深入的翻译啦。所以,在诸如金融等实业的领域中,译者一定要具备该领域的专业背景知识,这样才能“信”,而在此基础之上再充分运用自身优秀的语言技能,若要要求翻译的“达”、“雅”,也就并非难事啦。

  三、金融领域例子分析

  下面主要以一些金融领域英语翻译的例子来具体说明专业背景知识的储备在实际的翻译过程,不论是中翻英还是英翻中的过程中,都起着重要的作用。

  (一)、如:After this week’s disappointing economic figures, China’s central bank said Saturday that it would reduce the share of deposits banks must set aside as reserves.如果是具备一些金融领域背景知识的译者,一看就应该可以很快反应出“the share of deposits banks must set aside as reserves”实质上指的是商业银行给央行的“存款准备金”,即中央银行根据法律规定,要求各商业银行按一定的比例将吸收的存款存入在人民银行开设的准备金账户,对商业银行利用存款发放贷款的行为进行控制。而央行下调存款准备金率也间接说明了经济的不景气,如果译者理解相关的背景知识,甚至可以对后续的翻译产生一定的预见性,比如银行放贷会增加等等,这无疑会促进整个翻译过程的顺利进行。然而,如果对这个背景不熟悉,翻译成“银行必须留下作为储备的存款份额”就非常不妥,既没有准确对等地翻译成金融领域的表达;同时也可能会给听者间接造成沟通障碍;而译者本身由于对内容的不熟悉,自信心也会受到影响,进而影响后面的翻译活动。

  (二)、如: The financial futures and options markets which now encircle the globe have risk as their keynote. 其中,“financial futures”和“options markets”应该怎样翻译,是“金融未来”和“选择市场”?若平时注意从中文及英文的财经报道积累一定的专业背景知识的话,“期货”、“期权”这两个概念应该会像条件反射一般出现在脑海中。所以此句可以翻译为“金融期货与期权是目前全球范围内最具冒险性的金融衍生产品”。

  (三)、如:翻译“中国银行业现已形成以中国人民银行为中央银行,国有独资商业银行为主体,政策性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等银行机构并存并分工协作的银行业体系。”乍看这句话,包含各种类型的银行,有点不知如何“下手”,但如果平时相关领域背景知识储备足量的话,“中国人民银行”(The People’s Bank of China)PBC,“国有独资商业银行”(the wholly state-owned commercial bank),政策银行(the policy bank),“股份制商业银行”(the joint-equity commercial bank)可以如同约定俗成的短语一样被快速输出,而不用在“股份制”中的“股份”是用“share”,“stock”还是“equity”而举棋不定。所以此句可以翻译为“With PBC as the central bank, the current banking system in China consists mainly of wholly state-owned commercial banks, which coexist and cooperate with policy banks and joint-equity commercial banks operating in their respective authorized business domains.”

  四、相关建议

  因此,为了更好的适应当代社会对相关领域翻译的要求,并结合我个人学习过程的体会和总结,我认为有三点建议大家可以考虑。

  (一)、作为一名语言专业的学生,必须下大气力夯实“听、说、读、写”这些基本的语言能力,因为这是将来在翻译“战场”上最基础和最重要的“武器”。

  (二)、除了对基本语言能力的扎实学习,可以有意识地培养自己对某一具体领域的兴趣,然后在平常的学习过程中,可以通过阅读相关报纸、杂志、书籍等方式注重积累该领域的专业背景知识。例如对一些专业名词的积累,如布雷顿森林体系(Bretton Woods),金汇兑本位制(The Gold Exchange Standard)等。在积累的过程中,要“双语”一起抓,即既要储备自己母语,也要积累自己所从事外语在这个领域的专业背景知识,并要特别注意双语的对等性,即听到中文,知道外语是如何对应这个术语的,反之亦然。

  (三)、适当的参加一些翻译实践的演练,锻炼一下自己的“实战”能力,并从中总结经验,不断提高自己。

  五、结语

  季羡林老先生在其著作《谈翻译》中关于“如何提高翻译质量”这个问题上谈到“译者的知识面一定要广。现在的年轻人学外文的条件比过去好,他们理解外文的能力并不差,最不足的就是知识面不广”。作为一名本科在读的专业外国语大学的语言专业的学生,对此我深有体会,所以我认为语言学习者要想翻译地好,过硬的基本语言能力必不可少,而相关领域专业背景知识的储备也不能忽视。

  作为一名普通大学生,眼光可能不够全面,观点可能有所偏颇,谨以此拙见总结我两年本科专业语言学习的感受。最后,在此衷心希冀并祝愿,在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迅猛发展的今天,有越来越多优秀的翻译人才为国家的发展贡献出自己的力量。

  参考文献:

  1、 ISBN 987-7-80170-595-2 季羡林 《谈翻译》

  当代中国出版社 2007年6月第1版

  2、ISBN 7-80676-712-6 冯世则 《翻译匠语》

  文汇出版社 2005年1月第1版

  3、ISBN 7-5049-1839-3 沈素萍 《金融英语阅读教程》

  中国金融出版社 2000年7月第1版

  4、ISBN 7-80514-831-7 方梦之 《译论纵横》

  上海远东出版社 1993年1月第1版

  5、ISBN 7-5001-0525-8 金隄 《等效翻译探索》

  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 1998年7月第1版

  6、ISBN 987-7-81097-209-3 潘炳信 李正栓 《翻译研究》

  河北大学出版社 2007年11月第1版

  7、ISBN 7-81095-657-4 严辰松 《中国翻译研究论文精选》

  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 2006年11月第1版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