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指导

一起误饮川乌药酒致乌头碱中毒事件调查

  摘    要:2021年4月24日临安区某村发生一起家庭聚餐饮用药酒中毒事件。共发现病例3例,罹患率为100.00%。病例主要症状为四肢麻木、口舌麻木、恶心和呕吐。首例病例4月24日12:10发病,末例病例4月24日12:40发病,潜伏期10~40 min。3例病例饮用药酒后2.5 h血样中检出乌头碱含量分别为1.2 ng/mL、0.8 ng/mL和0.7 ng/mL,42 h尿样中检出乌头碱含量分别为6.8 ng/mL、8.6 ng/mL和1.8 ng/mL。根据现场流行病学调查、卫生学调查和实验室检测结果,确定是一起误饮川乌药酒导致的乌头碱中毒事件。应加强有毒中草药的监管和科普信息的媒体宣传。
  
  关键词:药酒 乌头碱 食物中毒 流行病学调查
  
  Investigation of a Chuanwu medicinal liquor caused aconitine poisoning event
  
  CHEN Shuangyan DUAN Tianxiao WENG Jian
  
  乌头属植物作为传统中药,具有祛风除湿、活血化瘀和温里散寒等功效,可用于治疗跌打损伤、关节炎和神经性疼痛等[1]。乌头属中药炮制不当或未经炮制、用药(包括酒剂)过量、外用误作内饮是引起中毒的常见原因[1-3]。2021年4月24日,杭州市临安区某村发生一起家庭聚餐饮用药酒中毒事件,临安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疾控中心)经过现场流行病学调查、卫生学调查和实验室检测,确定是一起饮用川乌药酒导致的乌头碱中毒事件。本文对该起事件的调查情况和中毒原因进行分析,现报道如下。
  
  1 事件背景
  
  2021年4月24日,家住临安区某村的陈某及其丈夫请外地亲戚吕某和姚某帮忙在山上搭建养鸡棚。11:30共同食用带上山的饭菜和白酒,12:00饮完白酒后,陈某、吕某和姚某饮用了养鸡场前租客遗留的川乌药酒,陈某丈夫未饮用。饮用药酒10 min后,陈某出现四肢麻木、口舌麻木、恶心和呕吐症状;30 min后,吕某、姚某相继出现上述症状;陈某丈夫无不适症状。3名患者于13:30被送至临安区第一人民医院急诊科救治,临床初步诊断为乌头碱中毒。
  
  2 临床症状及治疗经过
  
  饮用药酒3人,发病3例,罹患率为100.00%。女性1例,男性2例。年龄最小58岁,最大70岁。药酒饮用量为50~150 m L。发病潜伏期为10~40 min。
  
  陈某,女,58岁,饮用药酒约50 m L,临床表现为恶心、呕吐、四肢麻木、口舌麻木和胸闷。心电图检查显示心房颤动,心室率160次/min,ST-T段改变;血生化检测显示血清肌钙蛋白为14.900 ng/m L;最低血压55/30 mm Hg;出现中毒性心肌炎、中毒性休克表现。转入重症监护室给予抗休克、抗心律失常、阿托品解毒、洗胃、补液、利尿和导泻等治疗。44 h后病情平稳转入心内科病房继续治疗,118 h后治愈出院。
  
  吕某,男,70岁,饮用药酒约75 m L,临床表现为恶心、呕吐、口舌麻木、四肢麻木、头晕和乏力。姚某,男,67岁,饮用药酒约150 m L,临床表现为恶心、呕吐、口舌麻木、心悸、头晕和乏力。均予阿托品解毒、洗胃、补液、利尿和导泻等对症治疗,48 h后治愈出院。
  
  3 现场流行病学调查和卫生学调查
  
  临安区疾控中心接到临安区第一人民医院报告并核实后,立即开展流行病学调查和卫生学调查。病例定义为4月24日在养鸡场吃午餐,饮用川乌药酒并出现恶心、呕吐、四肢麻木、口舌麻木、头晕、乏力、胸闷和心悸等症状者。参考《食品安全事故流行病学调查技术指南(2012年版)》中的《聚餐引起的食品安全事故个案调查表》[4]进行流行病学调查,向接诊医生核实病例的临床症状、检验结果和治疗方案等。病例有共同饮用药酒史且无其他共同暴露史,调查时中毒现场已无剩余食品,仅剩下塑料瓶装药酒,可见川乌沉渣。
  
  4 实验室检测
  
  采集3例病例饮用药酒后2.5 h血样、42 h尿样和剩余药酒样本,送至浙江省疾控中心理化与毒理检验所,采用自建液质联用法(目前无国标法)检测。陈某、吕某和姚某血样检出乌头碱含量分别为1.2 ng/m L、0.8 ng/m L和0.7 ng/m L,尿样检出乌头碱含量分别为6.8 ng/m L、8.6 ng/m L和1.8 ng/m L。剩余药酒检出乌头碱含量为35.7 mg/L。
  
  5 调查结论
  
  根据临床表现(排除急性酒精中毒、有机磷农药中毒、安眠药中毒、菊酯类杀虫剂中毒等)、流行病学调查和实验室检测结果,判定这是一起因饮用药酒导致的乌头碱中毒事件。
  
  6 讨论
  
  乌头碱是川乌、草乌、附子等乌头属植物中的主要有毒成分[5]。乌头碱中毒主要影响循环系统和神经系统,其次是消化系统,表现为口舌、颜面部和四肢麻木,头晕,出汗,恶心,呕吐,腹痛和腹泻等症状[6]。本起事件中3例病例的临床表现与乌头碱中毒特征一致。乌头碱主要通过胃肠道吸收,经肝脏和肾脏代谢[7],病例血液、尿液及剩余药酒中均检出不同浓度的乌头碱。3例病例有共同饮用药酒史且无其他共同暴露史,发病潜伏期短,时间集中,症状相似,共同进食而未饮用药酒者未发病,符合食源性疾病聚餐性病例特点。综合上述结果,判定这是一起饮用川乌药酒导致的乌头碱中毒事件。
  
  口服纯乌头碱0.2 mg即可中毒,3~5 mg可致死[8]。剩余药酒中检出乌头碱含量为35.7 mg/L,3例病例中饮用药酒量最少为50 m L,已达到中毒剂量。吕某和姚某虽然饮用药酒量较多,但是呕吐次数和呕吐量均较多,中毒症状较轻。陈某饮用药酒后呕吐次数和呕吐量较少,乌头碱经胃肠吸收较多,中毒症状较重。研究显示,从摄入乌头碱到中毒症状发作的短暂潜伏期内,上消化道可迅速吸收乌头碱[7]。提示若发生乌头碱中毒,应尽早催吐、洗胃,并采取输液、导泻和利尿等辅助措施减少毒物吸收[9-10]。对中毒症状重、就诊时间长、洗胃效果差的病例在综合治疗的同时可采取血液灌流治疗[11]。
  
  乌头碱中毒可兴奋迷走神经,抑制窦房结及传导系统;或直接作用于心肌细胞,使心室异位起搏点兴奋性增高,产生折返激动[6]。本起事件中重症病例出现中毒性心肌炎和心房颤动,符合乌头碱中毒机制。阿托品能有效阻断迷走神经对心脏的抑制,恢复窦房结、房室结的兴奋性和自律性。研究显示,心律失常是乌头碱中毒的主要临床表现,也是常见致死原因[12],及时采用抗休克、抗心律失常和阿托品治疗对乌头碱类药物中毒的治愈率达97.34%[1]。
  
  为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建议市场监督管理局、卫生健康局等相关部门应加强对川乌、草乌、附子等有毒中草药生产、加工和使用环节的监督管理,禁止私自种植、采挖有毒中草药,禁止私自制作药酒饮用或售卖,避免未经加工炮制或炮制不当的有毒中草药流入市场。疾控中心可通过微博、微信等新媒体平台宣传发布有毒中草药科普信息,提升公众对有毒中草药危害性认识和中毒后紧急自救能力。药酒使用者应妥善保存药酒,及时处理废弃药酒,避免误饮。
  
  参考文献
  
  [1]陈芙蓉,邹大江,闪仁龙,等.近10年含乌头碱类植物中毒原因及解毒办法文献分析[J].时珍国医国药,2012,23(12):3116-3118.
  
  [2]林学尧,陈端秀,张秀尧,等.一起误服含乌头碱杨梅白酒引起的食物中毒调查分析[J].中国卫生检验杂志,2014,24(6):879-881.
  
  [3]杨汝奔,陈贤,叶晓新,等.一起误服外用药酒致乌头碱群体性中毒事件调查[J].预防医学,2016,28(8):844-845.
  
  [4]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食品安全事故流行病学调查技术指南(2012年版)[S].2012.
  
  [5]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药典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二部)[M].北京:化工工业出版社,2005:411.
  
  [6]林朝亮,李长青,成向进,等.1例急性乌头碱中毒危重病例的救治及分析[J].中国急救复苏与灾害医学杂志,2018,13(1):90-91.
  
  [7]丁劲峰,宋祥和,季阳,等.乌头类生物碱体内代谢机理研究进展[J].中国法医学杂志,2019,34(4):375-378.
  
  [8]曾昭龙.实用临床中药学[M].北京:学苑出版社,2001:312-313.
  
  [9]李开平,颜仕玲.急性乌头碱类药酒中毒50例治疗体会[J].中国社区医师(医学专业),2010,12(9):115.
  
  [10]罗兴民,杨国军.急性乌头碱类中药中毒28例救治体会[J].医药前沿,2012,2(3):37.
  
  [11]彭浩,唐江,杨汉策,等.一起居民聚餐饮用自制药酒引起中毒事件的调查分析[J].实用预防医学,2020,27(3):123-124.
  
  [12]陈雪晓,邱俏檬,李玲文,等.乌头碱急性中毒急救和护理[C]//2007年浙江省急诊医学年会论文汇编.衢州:浙江省医学会,2007.
在线客服